新京报:那些忧伤的国奥年轻人

0 Comment

  昨晚的希布体育场像是个菜市场,义勇军进行曲只播了一半,便灰头土脸地切了信号,声音时断时续,完全不见小康富庶的范儿。昨晚的北京也像个菜市场,很多多少人都坐在街边或车厢里,神情严肃,盯着前方的红灯和尾灯,时刻准备向前。固然
也有那游手好闲之徒,他们拖着渔网,扛着鱼叉,从前一个地铁口,走到后一个地铁口。

  国奥队的生死战,空气滚烫,看台滚烫,观众的气氛却熙熙攘攘,马斯喀特人忙着煤油深加工和椰枣采摘,没空看球可以了解,留学中亚的中国学生来的也不多,听说现场只有数十人,固然
也不那轻重缓急的《上海滩》在上空响起。

  蹲在电视机前听刘建宏和徐阳唠嗑的,听说一半是专业足球记者,另一半是没妞可泡的男球迷。那些不看足球的人,他们都在看什么啊?仙人啊,妖怪啊,淘宝和京东啊,还有微博上展示奢侈品的姑娘们,反正都比这比赛无味良多

  和大多数比赛一样,画面晃来晃去,留下的无非是这些:轰天雷、高射炮、有意无意的误判、立场坚定的主裁。十年前,范志毅和祁宏帮助那支神话之师攻克了马斯喀特城,十年之后呢?这支被称为史上“最毛糙”、“最平庸”和“最令人失望”的国奥队,让世界季军教头老布哭不得,笑也不得。

  比赛结束时,正值子夜,良多游子,游啊游,终究
回到了家里。停车,上楼,推门,丧气地骂着辅导或天气,一头扎在被窝里,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。若是他们有幸翻到中央五,就会看到解说员在不停感叹,咱们堵了枪眼啊,咱们拼了刺刀啊,咱们看到了希望啊。

  短命或长命,往常仿佛
不那么重要了。伸开耳朵,听啊听,只听见郝海东问:瓜迪奥拉来了就能赢吗?布拉泽维奇问:你们不羞耻心吗?睁开眼睛,望啊望,只看见很多多少人在笑,只看见高山上覆满了雪,闪着光。

  □范遥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kengefludd.com